羽人

编辑:瓜皮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2 21:10:54
编辑 锁定
羽人,古代汉族神话中的飞仙。《楚辞·远游》:“仍羽人於 丹丘 兮,留不死之旧乡。”顾名思义身长羽毛或披羽毛外衣能飞翔的人,最早出现在《山海经》,称羽民王充称“身生羽翼,变化飞行,失人之体,更受(爱)异形。”张华说“体生毛,臂变为翼,行于云。”道教将道士称羽士,将成仙称羽化登升。羽人因身有羽翼能飞,因此与不死同义。
中文名
羽人
类    别
木胎漆绘
长    度
249厘米
宽    度
132厘米
出土时间
1978年5月
出土地点
湖北随县曾侯乙墓
时    期
南朝

羽人羽人

编辑
木胎漆绘
棺侧纵132厘米 横249厘米
1978年5月出土于湖北随县曾侯乙墓
此图形为内棺侧板图像的一个局部,人面鸟身,头着两尖的帽冠,双翅舒展,一手持戟,腹部装饰着鳞纹,尾翼呈扇形散开,是传说中引魂升天的"羽人"的典型形象。

羽人壁画形象

编辑

羽人介绍

羽人,顾名思义身长羽毛或披羽毛外衣能飞翔的人,最早出现于《山海经》,称羽民王充称“身生羽翼,变化飞行,失人之体,更受(爱)异形。”张华说“体生毛,臂变为翼,行于云。”道教将道士称羽士,将成仙称羽化登升。秦汉时期成仙风气盛行,人们渴望跨越死亡,永住神仙爰居的乐土,羽人因身有羽翼能飞,与不死同义,因此汉代墓室壁画上出现了大量表现升仙的场景,尤其是羽人引导的乘龙飞升图,如洛阳西汉后期卜千秋墓西安交通大学附小西汉晚期墓、乐游原西汉晚期壁画墓等。此外,洛阳博物馆开封市博物馆都收藏有升仙画像石棺等。这一时期羽人与道教关系密切,但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佛教传入,佛教对道教的依附与借鉴,羽人含义和造型逐渐变化,先变成能升空的神仙,后来演变为飞天、飞仙和天人等佛教形象。佛教对道教羽人进行改造和取代,逐渐完成了由道教——佛道混合——佛教成为主流信仰的过程,而南朝墓葬壁画中的羽人和神仙代表了这个转变过程的中间阶段,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

羽人羽 人

南朝壁画墓主要分布在江苏、湖北、河南、浙江、福建、云南和四川等地,包含羽人和神仙画像的约20座,主要有丹阳建山金家村墓、胡桥吴家村墓及鹤仙坳墓,常州戚家村墓、田舍村墓,南京西善桥宫山墓,河南邓县学庄墓,湖北襄阳贾家村墓,福建闽侯南屿南齐墓等。考古资料对羽人的称呼大致相同,如持节羽人、捧博山炉羽人、捧丹鼎羽人、戏虎羽人和戏龙羽人等,但对神仙叫法不一,称仙人、天人、神人、飞天和飞仙等。由于天人、神人、仙人与神仙在“古代汉族神话和宗教中指修炼得道长生不死的人,或指能达到至高神界的人物。”故本文这几个名称通用。

羽人从外形上看

南朝壁画中的羽人与汉代壁画上的羽人有着前后承袭关系,但两者又有很大不同,也与汉代漆器铜镜陶罐、墓室和棺椁墙壁上彩绘或刻画的仙人形象大不相同。反映了汉代灭亡后,人们的社会理想和宗教信仰发生了巨大变化。汉代“仙”的外形各不相同,有动物形、有人形,两腿腾越,脸部有羊的特征。有些身材纤细,但大多数显得粗壮结实或矮胖,呈水平状,呆板僵硬,手臂和腿向外伸开,身体为90°扭转。而南齐墓羽人潇洒自如、超凡脱俗,无翅膀就能漂浮在空中,与吴-西晋时期铜镜上的小飞人一样,被看作是早期佛教人物形象 。羽人外形变化原因有:1.从汉代到南北朝几个世纪中,信仰在不断变化。2.信仰、艺术风格的地区差异。3.随着时代的发展,某些定型的特征似乎又有些不确定性。胡桥、建山墓中羽人对虎壁画在墓室中占主要地位,应是代表了墓主人的思想意识,与指示方位的青龙、白虎一起出现,反映了长期以来已被人们普遍接受的宇宙观、成仙风尚与来世观念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羽人很大进步

3、4世纪早期的矮胖羽人,在造型上比汉代羽人有很大进步。1983年江苏南京雨花台区长岗村吴末-晋初墓葬出土的青瓷釉下彩盘口壶腹部有两排共21个持节羽人(图五),身体瘦长、长满羽毛、头长双角(发髻?)、细腰,双手持节,站在仙草和云气中,毕恭毕敬,虔诚无比,似乎在恭候着什么,与河南洛阳西汉卜千秋墓壁画中那个相貌怪异,身披羽衣的方士手里的节相似,应为三牦节(一种信符,除天子赏赐大臣外,方士或神仙的使节也可以持节)。徐州盱宁九女墩浙江海宁东汉画像石墓和湖北襄阳贾家村墓也有类似的持节仙人。头上长角的羽人则见于成都凤凰山出土的汉代画像石上“仙人对弈图”。羽人周围的仙草可看作葛洪所称的“黄龙芝”。草丛中盛开的花朵可能是一种长生不老植物。从它毛茸茸的外形判断,可能是神仙喜爱的住株草。孙倬云认为它是汉代身披羽毛大氅的魔术师或半人半仙方士的符——一种证物,用来鉴别他们作为天堂使者身份,被派往人间迎接死者,因为“道教特别强调成仙必须感通仙官下降接引。”

羽人改变

在南齐墓壁画上,节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草枝(杖)。仙人既没有侍奉在西王母身旁,也没有跳跃着恳请效忠。他们看起来比前辈更威风,高高地站立着,带着这样的自信即他们不需要朝目的地眺望,只管一边大步疾走,一边挥舞着手中的草枝(一种食材或长生不老的象征符号),威风凛凛地号令着虎和龙。很显然,这些仙人在外形和构成上继承了早期模型的很多元素,但风格与造型仍有很多变化,如江苏遂宁县东汉画像石墓身体瘦长、头长角的仙人,召唤着一只巨鸟,与丹阳仙人外形相似,但表现的动感不如丹阳仙人强烈。成都万佛寺一5世纪晚期或6世纪石碑背部的浮雕飞天也与南齐墓仙人相似。

羽人神 仙

编辑

羽人神仙

墓葬中和羽人一起出现的还有各类神仙。战国甚至更早期墓葬中就有升仙场景,东汉以后随着神仙思想和早期道教的传播更为流行。尽管《山海经》、《楚辞》、《庄子》、《论衡》、《淮南子》、《列仙传》等给人们提供了很多神仙的信息,如他们将去向何处、骑的是何物或在做什么,但很少见到有关其体貌的描述。《列仙传》说神仙住在山间、河里,他们腾云驾雾。《庄子》说仙人皮肤如冰雪,“乘云气,御飞龙,以游乎四海之外。”《淮南子》中的神仙人脸龙身,无脚,皮肤呈鱼鳞状。《抱朴子》则说仙身上有黑色绒毛,有羽毛翅膀,时而是人,时而成神,跃进山峦,在天空中飞翔。但图象资料很少,现今所知的只有顾恺之(约345-406年)笔下的仙女和神仙和萧宝俊玉寿殿寝宫帷幕上及墙上的飞仙和神仙画,这些为世俗目的制作的仙人像和同时代墓葬中的仙人很相似。

羽人传说

南齐贵族墓的新型仙人、天人和神仙与以前形象和功能大不一样。虽然也与道教各宗派关系密切,但并非代表某个神秘教派,而是对传统进行改造后的墓葬形象,与印度或中亚佛教逐渐中国化过程没有太大区别,如刘宋时期佛教造像中的佛与飞天。南朝壁画墓主人可能是追求长生不老的道教信徒,也是虔诚的佛教徒,还可能是道教茅山派或灵宝派的追随者,对两派教义都感兴趣,都在寻求打开未来真理之门的钥匙。在道教流行的丹阳、株洲,贵族信徒很多,刘宋、南齐统治者包括在内。陶弘景(456-536年)的《上清经》在这一带特别流行。陶氏从南齐朝廷退隐,冶炼丹药,祈求长生不老。陶氏对旧经文进行了改革,让仙人下凡访问世俗弟子(信众),新型仙人相貌优雅,光鲜生动,住在天宫里,而不像先前的仙人住在树洞里、葫芦里或山洞里。他们悠闲自如地悬浮在空中,手挽手漫游,聚集在罗纱盖下,漫撒香雾,登上紫殿,和着玉笛声引吭高歌。

羽人具体描述

我们找不到对新仙人外貌的具体描述,但可以在脑海里勾勒出大概:与一般信徒不同,他们是贵族,如赤松子。服侍仙人身边金童玉女外貌和动作也无描述,但《上清经》提到了对衷心者的回报,用了很多双关语及华丽词汇使古老神秘的宗教实践变得高贵。3世纪的曹氏家族、嵇康阮籍等人的文学成就为南朝贤达贵胄所艳羡、所追求,如北齐墓和丹阳墓的“竹林七贤”是中国绘画艺术中最早的文人形象,但不能指代神仙,虽然两者有些相似:身材细长,漂浮空中,静止的身体与跌宕起伏的衣带无不传递出轻盈、自尊沉着、遥远与飘渺,似乎已隐退到另一种生存状态。尽管“竹林七贤”狂放不羁,嬉笑嘲讽,酗酒或禁欲,但他们仍然自制,有涵养,是南齐宫廷贵族的楷模。随着贵族阶层理想榜样在现实世界逐渐成型,天界也渐渐次序分明,和凡间一样等级森严,现世贵族便有了来自宗教的保证即在来世将会得到对应位置。墓葬壁画上的轻盈婀娜的神仙和飞天向人们展示了天界的复杂性和等级制度。他们不再是肉体之身,而是悠闲的太清宫居民,沉着、镇定、自制,没有物欲,无需翅膀即可升空。壁画砖上像浮云般飘逸雅致的神仙,是理想的贵族体貌,与新宗教信仰、社会标准和审美趋向相一致,被镀上一层日趋优雅的外壳。不再是过去那种装模作样,过分夸张的天外来客。

羽人追求

早期神仙的跳跃是持续腾空的动作,他们在空中飞翔,或在山间奔跑。总之,都在运动中。唯一的目的就是升天,至于外形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毛茸茸的或晶莹剔透的,都可以接受,因为这些与成仙的能力关系不大。《论衡》和《抱朴子》都认为神仙相貌不定,葛洪沿用传统看法即仙皆方瞳孔,耳朵长到头顶上,皮肤上有鳞片等。这些身体记号与人们追求的成仙本领无关。3世纪的文学作品为后来宗教观念和幻象提供了早期神仙模型。曹植描述洛神宓妃时已隐喻到成仙。《列仙传》中赤松子只能登天、下凡,洛神却能像天鹅般飞翔,像龙一样腾越,像被风吹起的雪花一样不停地飞舞,这种隐喻在汉代文学作品中也出现过,如桓谈笔下的神仙像凤凰一样飞舞,但曹植对宓妃外形描述得具体详细,如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弯弯的柳叶眉,细腰长颈等。5世纪末,新的社会理想和宗教信仰已经确立,旧传统的不确定性使老式仙人不再流行,新型仙人取而代之。早期神仙的不确定性可以让艺术家自由发挥,但5世纪末神仙外貌定型,艺术家受到了限制。不管画师自己信仰如何,他在心理和审美观念上被强加了贵族捐资人的新宗教信仰和艺术品位。汉代那些虚幻形象作为传统能幸存下来的原因在于画匠们的重新塑造,适应捐资人对神仙品位的变化的不断增加的新追求。

羽人过渡

早期神仙和南齐神仙之间应该有过渡阶段,互相交叉,相互影响又互相支撑。南齐神仙外形确定,培育出新的社会教养,这样也限制了艺术家的幻想和更新偶像的出现,尤其是捐资人委托作画时。在墓门关闭之前,对那些看到墓室壁画,尤其是神仙和天人的人而言,这些图象是他们所熟知的。降龙伏虎的仙人反映了长期以来人们普遍接受的想法,他们的外形容易被接受。

羽人结 语

编辑

羽人特征

东汉后期,人们幻想超脱生死两界,便对佛教“涅盘”产生了浓厚兴趣,道教“白日升天”、“即身成仙”的说教渐渐失去市场,道教不得不改革,借鉴了佛教内容,“即身成仙”变成“灵魂升天,来世成仙”。王仲殊认为 “中国早期佛教是与方士们祠祀神仙之类混合在一起的,佛教的推行往往依附于神仙道术。”
表现于佛教人物两侧,经常侍侯东王公和西王母的羽人代替了左右胁侍,这是佛道混杂的现象,即按照神仙图像的旧方式表现新佛教图像。

羽人摹本

与汉魏造型相比,南齐神仙具有更多人的特征,身材欣长优美。他们在云中曼舞,以镇定、高贵的仪态,降龙伏虎。仙人上方飞翔着天人,柔美的脸呈椭圆形,似为女性。方腭,高鼻者为男性,他们博衣宽带,无羽毛翼,仍然显得很轻,漂浮在空中。背稍曲,膝盖优雅地弯曲着,悠闲自如地漂浮在空中,裙带在风中飞舞,仪态端庄大方。丹阳仙人形象的变化缘于佛教信仰及其法器的传入。他们外貌上既不像北魏以前铜镜上的小飞人,也不同于北魏以后佛教飞天形象,他们的前身可能是敦煌272、257洞窟壁画上那些不符合解剖学比例的人像或云冈石窟5世纪晚期面部丰润圆满的飞天,而6、7洞窟的飞天姿势别扭,制作粗糙,没有美感,显然不是丹阳墓那些恬静克己、彬彬有礼、举止高贵仙人的模本。

羽人形似

与南齐墓新仙人形象相似、时代相近的佛教造像在南方亦有发现,如巴黎吉美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公元478年的鎏金铜佛像,属刘宋王朝统治时期。坐佛头顶大背光,背光边缘有5位镂空飞天,她们两两以盛开的莲花为间隔,身穿长袍,长裙飘逸,似乎有阵阵看不见的清风支撑她们漂浮空中。陕西出土的公元471年的石佛像背面浮雕上也有时代相近的小飞仙。其中2人穿裤子,一人身披印度式长袍,一人穿中式长袍和印度式裤子,身体向一侧弯曲,形成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直角,着齐脚长袍,对抗着地球引力,虽不如南方飞天向上翻滚的袍服,但飞舞的披肩也使观众感到风正从四面八方一齐吹来。

羽人象征符号

上述丹阳神仙和飞仙没有身体翻滚、衣带飘拂、花结等典型佛教元素,但仍然传递出急速运动的感觉。因此,不管佛教信仰对中国人死亡与来世观念影响有多大,南齐墓飞仙形象既源于南方吴-西晋早期形式,也属于北方5世纪佛教艺术的产物。造型最相近的刘宋佛教造像出自南方作坊,受佛教艺术直接影响较小,受社会捐助集团价值观念影响较大。这一点也表现在南方其它宗教的墓葬艺术中。中式长袍,欣长身材,肘部紧靠身体,盘旋漂浮的衣裳,这些新型天人成功地被提升到一个新的权威地位:具有升高的定力,漂浮在更高的王国里。由平衡、高贵得体与和谐所产生的新定力所控制,这是早期传统人像所不具备的特征。这些天人长期以来被看作是本土道教信仰具有的象征符号。

羽人影响

南朝砖雕画的羽人和神仙反映了道教、佛教和地方文化的冲突与融合。凌空飞翔的南方贵族受敦煌飞天影响明显,如249号洞窟南、北墙(西魏,535-557年)壁画上一位身穿中式袍服,优雅自如、曲身翱翔的道教天人正给佛教讲法者表示效忠。这些传统人像可以被解释为佛教对中国征服的图象表现,也是南方地方文化和土著贵族集团对佛教进行反征服的标本。宿白认为是南方对佛教改造基础上反过来对北方产生影响, “洛阳北魏晚期葬具的画像还明显反映出一些来自南方的影响,如升仙画像中的仙人驾御龙虎的题材应与南方一带南朝墓葬中的仙人引导龙虎的题材有一定关系。”北方很多地方都发现了这类题材,如甘肃敦煌佛爷庙湾、酒泉丁家闸5号墓的羽人与升仙图、陕北汉代画像石、神木大保当20号墓仙人、河北磁县北齐墓、山西太原北齐墓的羽人、山东临朐北齐墓神人以及陕西西安安伽墓的飞天等都与南朝壁画上神仙有或多或少联系,表明南方与北方墓葬艺术的相互影响。

羽人小说

编辑
兰纳夫·费因斯的畅销小说《羽人》(TheFeatherMen),该小说故事的创作灵感则来自真实发生的事件。影片《精英杀手》据此改编。

羽人别称

编辑
对于羽毛球爱好者的称呼。

羽人九州种族

编辑

羽人分布

分布在北陆宁州和一海峡之隔的东陆澜州。多选择居住在大山脉的森林与高原中。

羽人种族数量

约为人族的十分之一

羽人寿命

80-120年。

羽人体形

有翼时翼长由精神力大小决定,普通羽人翼展为15尺。在行走时和人类相似,但他们轻盈的身体显得比人类更敏捷。满足特定条件时,可以飞行。此时在空中的移动速度相当于普通鸟类。但羽人骨质过轻,体重大大低于人类,肌肉也很难强壮,在力量上较其他各族都弱很多,所以他们在战斗中多热爱弓箭投枪这样的远距攻击。

羽人外观综述

普通羽人的外表与人类很相似。他们脸和身体给人以文弱纤细的感觉,四肢细长。他们的身高比人类略高,但相差不明显。他们的肤色和发色比人类淡,通常留长发。眼睛的颜色有各种各样,但也普遍偏淡,如淡紫和淡蓝等。具有相当于第二层眼皮的透明瞬膜。喜欢穿飘逸的服装,不喜一切笨重之物。背部的肩胛骨有一小点露出体外,称为展翼点。

羽人飞行时间

羽族在需要飞行时可在背后凝出精神力结晶成的翅膀。停下后羽翼消散落下融化消失。在每年一次月力达到最高点时,羽族举行盛大仪式,集体飞翔迁移或进行战争。平时他们也能飞翔,但是月力的限制使他们无法飞高飞远。只能飞行数百米便会十分疲累,需要长时间休息。无法进行有效的战斗或迁移。除了鹤雪者。
羽族的体重只有人族的三分之一,骨质中空,体型偏瘦(羽族极少会有胖子,除非他放弃飞行)。所以在肉搏战中极弱。同时没有月力的辅助情况下,羽族的体力耐力也是十分差的。
羽族按对月力感应可分为数个阶层。有些一年只能飞一次(约占羽族五分之一)。有些每月月力最高点时可飞一次(约占羽族大多数)。有些每日均可飞一次或数次(为羽族三分之一),极少数能不受限制的飞行。飞行能力越低的羽族被视作被下等的阶层。而那些与人族通婚不能凝出翼的混血被视为无根民。

羽人飞行形式

在双月的影响下,精神力沿其背部肩胛骨的突出点散出,精神力之光芒凝结成一对精神体翅膀。控制精神力形成翼形的技巧需经学习获得,否则精神力只是无规则地凝固。羽人在成年后(约14-18岁),思维能力和精神力成熟,才能形成翅膀。
当月亮的影响过去后,精神力会缩回体内,失去精神力辅助的翼即化成闪光细末消失(也存在可能个别碎片没有来得及化尽而被人找到踪迹)。
有时鹤雪者(羽族中的特殊战斗者)为保持随时飞行的战备状态,会耗费精神力维持羽翼不消失。羽翼固化时的形状一般为略透明的羽毛,按血统的不同羽毛透光度和色彩都不同。一般以纯色为高贵。

羽人鹤雪术

体质或血缘特异精神力强大的羽人,再受过被称为鹤雪(人族语音译,羽族语意为永恒的云)的专门训练,可以常年保持翅膀不脱落,便于飞行。
每次飞行持续时间很短——最强的鹤雪战士不能超过三小时的连续飞行,不然精神受损,下次将长时间无法起飞。不能负重,严重的将导致精神翼消失,固化羽翅脱落。
这样的特异体质羽人产生比例为万分之一到十万分之一,全九州最多不过数百,多数隶属于鹤雪团,这个组织大部分情况下为王室贵族所服务,地位很高。一些训练不成功的特质羽人,虽然俱备在紧急时刻精神刺激下长出羽翼飞行的能力,但这一次飞行以后很长时间内都无法再飞翔。
一个血质优异的羽人如果没有得到雪鹤术的传授,自己仍是无法成为常年飞行的鹤雪者的。
鹤雪术无法遗传,虽然鹤雪团往往对鹤雪者的后代进行培养,但只有极少的人能继承父母的光荣。
羽人的术与飞行互为干扰,修习星辰力术越强的羽人飞行能力越弱。

羽人居住和生活

羽人习惯住在森林中。房屋多用木头的材料建成,且不用铁钉,巧妙的结构使得他们的屋子十分坚固又轻巧,可以悬搭在大树上。少数建筑是用秘术引导树木的生长,从而以活的树木构成的。
日常用品通常为木制,少数工具为金属制品,但也是和外族交换来的。羽族喜欢轻巧,不使用金属盔甲。即使由于战斗的需要,通常也只穿皮制盔甲或由植物纤维经特殊处理而硬化所制成的盔甲。贵族气息浓厚,崇尚精巧敏捷,不喜欢一切重的东西,比如重甲,重体力活。

羽人食物

羽族的食物主要来自植物,也包括少数兽类和昆虫。
宁州森林中有几种囊树,膨大的树干中储存大量淀粉,是羽族的主要食物来源之一,调入水和糖浆食用。根据树心颜色分为黄囊树、青囊树和白囊树等。后来也被引种到澜州。另外还有多种果实肉质肥厚的果树,羽人习惯将这些果实晒干保存以便在非收获季节食用。
因为羽族的风俗,森林中禁用明火,因此一些羽族是完全素食的。但也有羽族食用动物和昆虫,特别是需要体力的战士。喝生血是允许的。如需加热肉类,须在远离森林的地方。因为烹饪的麻烦,宁州羽族食谱中肉的做法很少,澜州羽族受人类的影响,略为丰富。
在禁火的习俗下,羽族的照明是以发光植物或发光昆虫进行的。

羽人科学技术

羽族力量弱,崇尚轻巧,对于轻木结构建筑很有研究,羽人配合森林而建的城市,从地到空中混然联接相衔,是艺术的奇观。
因为专心箭术,又懂得选用好木材,所以羽人箭弩制造术很强,射程远而精确。对于轻质藤甲皮甲的设计上也有传统。总之在轻与远方面,羽人是最出色的。
因为居住地的关系,羽人不使用马车,也没有骑马的习惯。他们因为身子轻,步行速度很快。

羽人文化

羽人擅舞,飞行日的风翔典十分壮观。平里也爱歌舞,因为身体轻盈敏捷,羽人舞姬名扬天下。

羽人语言文字

羽族的语速很快。与人族文化融合较久,一般都会说人族的语言。
羽族的文字是象形文字,句子由按不同位置排列的词语组成,象一幅简笔画。词语因在句子中的上下左右方位不同而表示不同语法成份。词语间的辅助连接线条表示词语间的关系和句子的语气时态。最古老的典籍都写在树皮上。
羽族普遍能使用东陆人类的语言文字。
主要信仰
羽人崇敬天空,传说中有巨大神鸟把一个蛋送到巨树上,蛋中出现了羽人的祖先。所以树木和鸟类都是羽族尊崇的对象,森林羽族一般不允许砍倒整棵树,只在念祈求词后砍取树木的枝部分,并同一棵树只砍几枝,好在森林中有无数枝干粗大的巨树。同时羽人也不射猎飞鸟。
因为这类信仰,羽人与高山森林另一边瀚州草原上的人类游牧蛮族常是格格不入。
社会组织
各部族联盟的贵族议会制,有松散制联盟国家,设立王,但王室权力不大,重大事务由各部族贵族会议决定。
羽族贵族或德高望重者往往被称为:翔者。这是羽族的尊称。但对于平民不用此称谓。
羽人重父系血缘。家族高贵与否主要由父系决定。
等级:王——族长——祈司(典礼祭司与观气象者、法术修习者)——领(官员,又按职务不同分统领旗领翼领等)——普通翼民——无翼民
羽人的礼节十分繁复。
羽族族人间不太习惯使用货币,一般以物易物,在和外族交易时,才使用他们的货币。知识一般以树皮卷及树皮树叶造的黄叶纸记录。
羽人国家中有“翼民”和“无翼民”之分,翼民就是羽人,无翼民其实是被征服虏掠的人类,或是羽族和人类的混种,他们地位低下,多为仆从和奴隶。
填盍纪羽人第三王朝都城为青都(人族语),在羽族自已的语言中被称为“齐格林”。第三王朝的王宫为蓁林宫。第三王朝即在翼姓王朝后继起的羽姓王朝。

羽人婚姻

羽人婚姻制度与人族相近,平民多为一夫一妻。王室及一些贵族可以有多妻,无翼民被禁止与羽族通婚。
羽族和人族通婚后,孩子随机继承父母之一的种族生理特征。但一个混种儿即使身理上完全是羽族,也会因血统不纯正而被拒绝在羽族社会之外。如果是身理上类似人类,则还是有可能融入人类社会的。
混种儿大多诞生在人类和羽族居住地混杂的澜州,不被双方社会接收的类人或类羽的混种儿,形成了无根民这一民族。
词条标签:
文物古迹 古代史